神秘内容 Loading...

加里·莱茵科尔说这是个“甩掉包袱”的事例,而泰里·布切尔声称马拉多纳根本不应允许再参加世界杯,因为他以前吸毒(因为服用可卡因,这是种绝对不会提高你球技的毒品)意味着他给年轻的球迷留下了一个可怕的示范。这倒不像布切尔先生,他在代表英格兰队踢球时在场上用头撞击突尼斯队队员,从而给别人树立了多么好的榜样! (来源:http://www.EnglishCN.com)

当然,莱茵科尔与布切尔之流所显露的失态,纯粹是出自他们被亵渎的球风,与1986年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上被马拉多纳打败“无关”, 当时他们是英格兰队队员。在那场比赛中,马拉多纳羞辱了英格兰,不是靠上帝之恩赐,而是靠第二个进球,靠令人眼花缭乱地绕过半数的队员,使英格兰的后卫芬威克斯和布切尔看上去像毫无球艺的饭桶。那次世界杯中莱茵科尔因进六球而赢得金靴奖,可除了他的家乡莱斯特外无人记得其中的任何进球。而马拉多纳在赢得锦标赛的过程中对英格兰和比利时所进的球却将永远留在人闪的脑海中。

自打那时起,英国媒体的这些跃跃试试的猛犬们就在等待复仇的时机,时机一到他们便狠狠地向马拉多纳咬去。马拉多纳足球生涯中大半时间与毒品有染。他必须要靠止痛的可的松来使自己精力充沛,使他能顶住到处都会碰到的类似布切尔给他的那种伤害—包括在阿根廷,西班牙,意大利以及世界杯锦标赛。从没有人对此提出抗议,因为可的松是合法的。实际上与他签约的富人们执意要他服用这种药,因为他们的银行收支绝对与他的良好竞技状态息息相关,哪管可的松会对他的身体将来所产生什么危害。

马拉多纳一向与穷人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在那不勒斯他支持落后的意大利南部地区去对抗富裕的北部(以AC米兰为中心的球队)。当阿根廷在1990年世界杯半决赛中与意大利队在那不勒斯比赛时,马拉多那甚至呼吁那不勒斯人去支持他所在的球队,因为‘意大利又为你做过什么呢?’

马拉多纳曾经引起教皇对他的愤怒,因为教皇陛下每次发表关于扶贫的演说时,马拉多纳就主张罗马教廷应将自己巨额的财富分给穷人。同时他还时常与阿根廷的寡头统治相抵触。当马拉多纳到美国参加世界杯时,他说首先他很高兴来到一个手脚并用来玩足球的国家,其次他有一个给阿根廷总统卡洛斯·梅内姆的口信:“不要来这里到处向大家吹嘘我们要赢得世界杯,他应该想想国内的受苦人,流落街头的失业者 ······”

 
神秘内容 Loading...

你可能对下面的文章也感兴趣:

·查理·卓别林的“寻子遇仙记”
·弗洛伊德的发现
·少年比尔·盖茨
·我沉醉在音乐中—贝多芬
·非凡的建筑师—贝聿铭
·白宫里的克林顿
·居里女儿的新玩具
·音乐天才—伦纳德·伯恩斯坦
·爱就是一切——黛安娜
·机械迷——亨利·福特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上一篇:查理·卓别林的“寻子遇仙记”  
下一篇:弗洛伊德的发现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