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内容 Loading...

看了一眼这个痛苦的孩子,熟悉都市生活的卓别林本能地仰起头,似乎要向扔垃圾的房主和上苍打听孩子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可他还没来得及去考虑那个问题,与附近一个警察一连串的喜剧过场就注定查理要陷入错为人父的尴尬境地:不管喜欢与否,他抑制住了要把这个遗弃的孩子丢入附近污水沟的冲动,这种更为善良的天性刚一显露,此生此世孩子便属于他了。接下来是这对流浪父子在这个工业革命所造就的流浪生活中历险的喜剧故事,卓别林在片头字幕上写道:“一部既使人发笑又可能使人一掬同情之泪的影片。” (来源:英语学习门户 http://www.EnglishCN.com)

可能! 当剧院灯光亮时,观众的眼睛都是潮湿的。但卓别林的这部抚养一个被丢弃孩子的喜剧,令人称奇的是从他失去自己第一个出生仅三天的亲生孩子到构思并立即投入拍摄,前后只用了两星期。他奖自身的苦痛转化成如此创意,使我们能与他一同品味其间的痛苦与损失。

卓别林以一种常见的形式——被丢弃孩子的故事,恰好表达了他失去亲人的哀愁,他成功地引入了三教九流的角色。中国农民,班图部落人,欧洲的知识分子,伦敦商人,以及全世界的“孩子”能而且的确对查理的哑剧故事表露同情。

说到受痛苦打击的卓别林碰巧被那个丢弃的孩子绊倒的故事,这正好引出他瘦小流浪汉轻巧地跌坐在地的效果。如果说说查理有跳芭蕾的天赋,那么他心灵上早已有了这种伤感怀旧的苦与乐——早在他失去头一个孩子之前,曾几何时,他被酗酒的父亲和精神错乱的母亲所抛弃,不得不自己照顾自己,查理早已深谙一个被抛弃孩子的全部生活:露宿街头,闪躲着警察和孤儿院官员,靠拣食维持生命。

失去骨肉无疑又唤醒了他对旧时童年的记忆,对往事的艺术加工在查理

心里进行着,而非在头脑之中。查理的创意取得了成功,因为它完全是无意识的,而不是自我意识的自传。

在查理个人悲剧的几天后,意志坚强的他,一个从贫民窟里摸爬滚打出来的专业演员,重整旗鼓继续他的事业。本着打闹剧的戏路,他挖掘小角色与滑稽场面,而不是主题与神话。父与子——本是偶然相遇在人生的十字路上,因而查理的这个失去父亲的孩子和卓别林这个失去孩子的父亲邂逅在伦敦的街道上。与以往他们的原型不同,那些人的心中充满了猜疑与憎恨,而查理·卓别林与这个丢弃的孩子之间充满了渴望与慈爱。因此他们的故事就如同一首爱恨交织、苦中有甜的抒情诗。

 

 
神秘内容 Loading...

你可能对下面的文章也感兴趣:

·少年比尔·盖茨
·球场内外的马拉多纳
·非凡的建筑师—贝聿铭
·弗洛伊德的发现
·居里女儿的新玩具
·我沉醉在音乐中—贝多芬
·爱就是一切——黛安娜
·白宫里的克林顿
·音乐天才—伦纳德·伯恩斯坦
·机械迷——亨利·福特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上一篇:少年比尔·盖茨  
下一篇:球场内外的马拉多纳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